关灯
护眼
字体:

第550章 自暴自弃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金潇潇居然在为空知秋做事?

    江映雪觉得意外。

    其实在她见到空知秋的那一刻,她就会想到了重生以前的种种——

    藤二爷与马三爷是怎么死的,荣家又是如何没落的……

    重生以后,她身边很多人的命运都改变了,但空知秋依然是那个为达目的颇有手段的空知秋。

    江映雪记得自己重生以前,空知秋控制住了会读心能力的何韶晴。她重生以后,空知秋没能得逞,甚至都不知道江映雪有读心异能,却找了个学过心理专业的人助他事业有成。

    在江映雪看来,金潇潇顶替了何韶晴在空知秋身边的位置。

    何韶晴逃脱的悲惨命运,加诸在另一个女人身上——这还真是讽刺至极。

    即便空知秋认出了江映雪,也没流露出丝毫喜悦之色,他仍质疑那人的办事能力。

    “你已经让我失望过一次了!”空知秋平静的声音里压抑着愤怒。

    他转身离开柴房,无情的背影似乎已经判定了江映雪对他来说没有丝毫可以利用的价值。

    在他迈入滂沱的大雨中,那人赶忙将伞撑到他头顶,并追了上去。

    撑伞的男人弯着腰,他的姿态不能用“谦逊”来形容,而是一种卑微了。

    “太君,我承认上回是我大意,信错了人。我也没料到我派出去的人会在学校门口碰到藤彦堂……”撑伞的人为自己的过失找借口,“他被藤彦堂逮到也是不可避免的……”

    空知秋显然不喜欢听他的借口,强调说:“我要的是荣家的那个孩子,你给我弄来一个女人!?”

    撑伞的人忙又说:“上次我派去的人失手,已经算是打草惊蛇了,荣家在孩子周围加强戒备,我实在不好下手啊……我也是好不容易才把江映雪从荣家弄来!”

    他分明是在路上捡了个大便宜,却说得自己有多艰辛万苦似的——他蹲守荣家时打了个盹儿后,见江映雪一个人从荣家浑浑噩噩的跑出来,于是偷偷跟了上去,想着能抓这个女人回去到空知秋面前将功补过,便将江映雪给掳到了这里。

    然而空知秋非但不满意,还给他吃了一顿炮仗。

    他就不明白了,空知秋为啥一定要荣家的那个孩子。

    他当然不明白!

    如今大半个沪市都已沦陷,只有极少的城区还在他们日本人的控制之外,龙城就是其中之一。

    把龙城变为沦陷区,其实很简单,便是从荣记下手。控制了荣记,就等于是掌控了龙城的经济命脉。

    但这也只是看似简单,实施起来十分困难。

    空知秋无意间得知荣升的身世,想借由这个孩子同时牵制荣家和藤家。这样一来,荣记受他钳制,就连锦绣布行也会受他掣肘。

    还有,他一直怀疑彩蚕一事是藤家在背后故布疑阵,迷惑他的双眼——这便不得不提那一年他派去藤家后院的忍者带回来的那条紫色的彩蚕。

    这几年,他一直留着那只紫蚕所产的蚕丝,还特意叫人用紫蚕丝编织了一条细手绳,被他戴在手腕上。

    那之后没多久,彩蚕之风在沪市盛行。他便自然而然的以为藤家的后院是培养最初那批彩蚕的基地,而藤家的女主人是想垄断彩蚕养殖业,最后被他的人发现才不得不对外放出彩蚕存在的风声。

    可是后来,空知秋再没有找到哪一条彩蚕所产的蚕丝有那一团紫蚕丝好。

    渐渐的,他就开始怀疑,藤家根本就没有将彩蚕的真正秘密公之于众。

    从各个方面考量,对他而言,江映雪远没有荣升有利用的价值。

    但有总比没有好——

    柴房内,金潇潇与江映雪面对面。

    金潇潇将江映雪的狼狈尽收眼底,似乎不管怎么看、看多久都不会觉得厌烦。

    她冷嘲热讽道:“没想到一向高高在上的雪皇小姐,居然会沦落到今日这副模样。你说现在将你丢到大街上,有谁识得你?”

    江映雪唇角一勾,还她一抹冷冷的嘲笑,并反唇相讥:“你又能比我好到哪里?帮日本人做事,现在的你与卖国贼又有何异?”

    金潇潇稍一被激,就变了脸色。她还是那么受不了刺激,不过比以前好的是,她现在多少能控制住自己的情绪。

    她惨然一笑,不知是嘲笑江映雪,还是在自嘲,“说不定不久之后,你也会跟我一样,受制于日本人。”

    “受制于人?”江映雪嗤之以鼻,唇边挂着冷笑,眼中尽是浓浓的嘲讽,“别把自己说的那么委屈,我可从没从你身上看到一点儿勉为其难的样子。”

    金潇潇脸色倏然变冷,口气冷硬几分,“良禽择木而栖,我这叫识时务!现在是日本人的天下,将来不止你我,就连你的丈夫,你身边所有人都会成为卖国求荣的走狗!”

    “哈!”江映雪像是听到了天大的笑话,“千万不要拿我们和你比。”

    纵使江映雪此刻蓬头垢面身形狼狈,但眼中的冷辉却是清晰明亮。

    在她的蔑视下,金潇潇感觉自己无比卑微渺小,卑微渺小得根本不够资格与她攀比,甚至根本就不配站在她面前。

    金潇潇心中腾升起不甘和愤怒。

    她提醒自己不能将江映雪的话当真,一旦认真,就意味着她输了。

    她用不甘示弱的眼神提醒江映雪——

    你不过就是阶下囚,嚣张不了多久!

    金潇潇渐渐找回优越感,在江映雪面前又露出趾高气昂的神情来。

    江映雪只当她是跳梁小丑,不屑得瞧她最后一眼,便自怨自艾起来。其实不用金潇潇提醒,江映雪也知道自己的处境有多难堪——

    儿子大约是已经知道了自己的身世,才一个人离家出走。他不要她这个妈妈了……

    空知秋要拿她威胁荣家,把他可是打错算盘了。荣鞅怎么可能会倾尽所有将她赎回?她不值得……

    荣升不是荣家的血脉,却获得了荣家上下的宠爱。江映雪一样可以母凭子贵,在荣家立足。但荣升要是不姓荣了,她在荣家的一席之地都没有了……如果是这样,即便她能安然无恙的从这里出去,回到荣...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