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八十章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第八十章

    暑假不知不觉就过去大半,余疏影虽然乐不思蜀,但是渐渐也动了归心。她那点心思自然瞒不过周睿,当她试着向周睿提起时,周睿就告诉她:“我这边都准备好了,什么时候想走,你就跟我说一声。”

    可以回家固然是好,但余疏影又舍不得跟他分隔万里,每天依靠微信或许视频通话一解相思之苦。她随即追问:“那……我们什么时候能再见呀?”

    周睿有意摆出一副苦思冥想的样子:“我也说不准,干脆你别走了?”

    余疏影长长地“啊”了一声,很为难地看着他。

    周睿忍不住发笑:“骗你的,我跟你一起回去。”

    余疏影有点困惑:“斯特不用管了吗?你走了,这边再出状况怎么办?”

    “斯特养了几百号人,少了我一个也不会有问题。”周睿说,“况且斯特的重心已经慢慢向国内转移,我跟我爸的入籍申请也通过了,今后我们都会在留在斐州长居。”

    周家人虽然移居法国多年,但是对中国还是有着一种不一样的情意结。周立衔早动过回国发展的心思,奈何各方面条件受限,只好暂且作罢。现今周睿把斯特延展都东南亚,甚至还雷厉风行地开拓国内市场,一方面是为了余疏影,另一方面则是为父亲圆梦的。

    正值八月,斐州跟巴黎同样处于炎夏。在骄阳的炙烤下,走在室外的路人不由得心生烦躁,然而余疏影和周睿却是例外。

    重新回到祖国的怀里,余疏影的心情愉悦得很,总觉得头顶上那片天际都格外的蓝。

    机场的人流密集,周睿走在她后面,眼睛总是盯在她身上,免得她被磕被碰。他知道这丫头高兴,自从下飞机以后,她就乐得合不拢嘴,要是给她一双翅膀,她肯定立即飞回家去。

    上车以后,周睿先吩咐司机前往学校,随后才联系他的助理。

    车子行走在熟悉的路线,余疏影盯着车窗,突然有点紧张。她转过脑袋,周睿恰好收起了手机,瞧见她那副不太自然的表情,他心里了然,于是就说:“要不要过我那边躲躲风头?”

    余疏影知道他又来逗自己了,她鼓了鼓腮帮子:“不要!”

    周睿笑了笑。

    余疏影又说:“我出去这么久,爸妈也没有催我回去,你说他们是不是不要我了……”

    父母何等聪明,虽然她是以实习为理由外出,但肯定知道她和周睿在背地搞过什么小动作。想到他们连禁果都偷尝了,她就更加心慌。

    周睿伸手揉了揉她的脑袋:“你放心吧,余叔他们才不会这么便宜我的。”

    从机场到市区大概需走一个来小时的路程,余疏影在飞机上睡得不好,途中又歪着脑袋睡着了。周睿解了安全带,轻手轻脚地挪到她身边,伸手将她的脑袋搁到自己肩头上。

    余疏影的眉心微微地动了下,随后平复下来,继续倚着他安然入睡。侧着头看了她半晌,他才摸出手机给余军发了一条短信。

    车子停在教职工公寓楼下,余军早在楼下等候。他亲自过去打开车门,余疏影刚被周睿叫醒,睁开眼睛就看见父亲站在车侧,她下了车就扑到父亲身上,像个小孩般撒娇,声音糯软地诉说着自己思家念亲。

    余军就这么一个女儿,她离家这些天,他同样牵挂得厉害。他拍了拍余疏影的肩膀,嘴上却说:“你也知道想家?想家怎么不回来?”

    余疏影摸了摸头发,讨好地对父亲笑着:“我这不就回来了吗?”

    “我以为你干脆不回来了。”说完,余军便往周睿那方瞥了一眼。

    余疏影挽着父亲的手臂:“才不会,少了您跟妈的唠叨,我整天都很不自在。”

    余军失笑:“走吧,回家吃饭了。”

    周睿帮余疏影把行李箱拉过来,同时礼貌地向余军问好。余军只是颔首,那态度不咸不淡的,余疏影试探着说:“叫上周师兄?”

    余军板着脸,抬脚就往公寓走。

    余疏影心生失落,她沮丧地看着周睿,周睿略带安抚地对她微笑:“先回去吧,过两天我再来找你。”

    话音刚落,余军突然回头,对着他们喊道:”跟上来,你俩磨蹭什么?”

    余疏影立即笑上眉梢,周睿虽神色平静,但眼底的笑意还是藏不住的。

    他们刚进门,饭菜的香味就从厨房里飘出来。余疏影丢下父亲和周睿,悄悄然地走到母亲身后,一把抱住她的腰,重施故技跟她撒娇。

    大热天的,厨房本来就闷热,文雪莱被那丫头黏着,更是像裹了层棉被一样。她腾出一只手扯开腰间的手:“长这么大还撒娇,你害不害臊?”

    余疏影无赖地摇着头:“不不不,一点都不。”

    她们母女这边忙活,余军和周睿则在客厅里谈话。余军虽然没给周睿好脸色,但还是关切地问:“事情尘埃落定了?”

    这话问得含蓄,周睿却听得明白,他态度谦逊地回答:“运气不错,总算是有惊无险。”

    余军捧着茶盏呷了一口,片刻以后才说:“往后真打算留在国内发展?”

    周睿回答:“是的。”

    余军说:“值得吗?”

    周睿抿了抿唇:“余叔,我们所做的很多事情,是不可以用值不值得去衡量。”

    轻柔的笑语从厨房传来,余军不由自主地露出笑容。周睿低眉顺眼地给他添上茶水,而他随后又无声地叹气:“你是一个很聪明的商人,同时又是一个很糊涂的商人。”

    周睿不以为然,他悠悠然地放下茶壶:“聪明也好,糊涂也罢,反正,在我心里,疏影就是无价之宝。”

    余军忍不住重新端详眼前这个年轻人,他只恍然了一下,滚烫的茶水烫着舌尖,尖锐的刺痛刺激着神经,他眉心稍蹙,之后便没有再说过话。

    在余家长辈面前,周睿的表现总是不骄不躁、进退有度,他们虽然没有表态,但对周睿似乎不再是以前那斩钉截铁的抵触。在余疏影看来,这已是他们关系的一个重大的突破,她坚信,再过一段时间,父母就会不计前嫌,成全他们这双苦命鸳鸯。

    事实证明,余疏影的想法还是太天真了。余军是一个极其执着的老顽固,他们两家门不当、户不对,对于他来说,这始终是一条拔不掉的倒刺。因而,无论余疏影再怎样死磨硬泡、周睿再怎么加以表现,余军都不愿松口。

    余疏影心里着急,好几次由于这事跟父亲闹起来,最终被周睿劝服。周睿早知道余军不会这么轻易把掌上明珠交给自己,他虽然同样心急,但胜在沉得住气,反正这丫头还有一年才毕业,他等得起。

  ...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