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996.第九百九十六章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湘王使人拿着寇阿桂的照片进京查访去了。寇阿桂与晁逊都颇闲, 每日或是在家教寇得宝分辨颜色形状、或是领他出门认识街道物什, 倒也自在。

    寇得宝爱上了街口一家老店的三鲜面, 每日经过那地方便走不动路。三人便每日去吃。这日早上他们又来吃三鲜面,铺子里人多,有个儒生跟他们拼桌,随口闲聊。儒生自称姓邹,在鄂国为吏。奉上官之命来湘国办事, 时间宽裕四处闲逛。乃打听长沙有何处可游。

    晁逊笑道:“长沙我来过无数回, 愣是不知哪里好玩。”

    寇阿桂道:“奴才倒是听说过几处。”遂说了定王台天心阁等几样古迹。

    晁逊道:“这些有什么好玩的。集市庙会、戏楼茶社,或是玉带街、文庙坪才是好玩之处。我们平素也不大走远,只在左近逛逛, 故此不大知道。邹先生若也不过是散个心, 前头官帽街倒热闹, 待会儿我们顺路指给你。”

    邹先生笑拱手道:“多谢。我只略买几样土仪便好。”

    一时吃完了面,寇阿桂替寇得宝擦嘴。晁逊见短短半个多月寇得宝脸上已见了肉、不像个小猴子了,微微含笑。四人一同起身往官帽街而去。

    才到街口,乍见前头围了许多人。寇得宝人小好奇、兼近日让他爹和晁医生惯得胆儿大了些,便想往里钻。寇阿桂恐怕人多冲撞了谁, 拉着不许他去。晁逊寻了个路人打听。

    原来有父女二人来长沙投亲,亲戚没找到、老头病了。那姑娘便借钱给老子治病、终没有治好。如今爹也死了、债也欠下来。万般无奈, 在街头卖身葬父。那路人啧啧道:“可惜了那标致模样, 字儿写得好生齐整。”

    寇阿桂听罢将儿子暂交给晁逊, 自己挤进去瞧了一眼。晁逊从怀内取出玩具来逗寇得宝, 引着他离人群远些。一时寇阿桂出来, 笑嘻嘻道:“昨儿三爷答应给谁买布老虎来着?走,买去。”

    邹先生忙问:“那卖身葬父的如何?”

    寇阿桂道:“模样儿真真出挑,一身孝服楚楚可怜。字儿也委实写得不错。可惜了,还不定落到什么地方。”

    邹先生看着晁逊道:“她要多少钱?要不我买她下来放了、总好过沦落风尘。”

    晁逊与寇阿桂同时脱口而出:“不可。”

    二人互视一眼,晁逊拱手道:“邹先生自便,只当我二人什么也没说。”

    邹先生忙说:“二位,有何不妥么?”

    寇阿桂有些踌躇看了看晁逊。晁逊思忖片刻,引着他们到路边僻静处。乃向邹先生道:“先生若有心帮她……”他问道,“阿桂,她要卖多少钱?”

    寇阿桂道:“回三爷。欠了七十两银子,加上二十两棺材钱,共要九十两。”

    “你方才说她姿色尚好?”

    “极好。”

    晁逊道:“邹先生问问那姑娘,她可是诚心想卖身。若诚心,可雇辆小车去人市。如今因联邦各国都已废奴,人市货源紧张,年轻美貌的女子实在紧俏。她若还会写字,卖个五百两定不成问题,且很快就能卖出去。到时候除去还债和棺材钱,她还能得四百一十两私房。大方点给车夫二两车钱,还有四百零八两。”

    寇阿桂哑然失笑,邹先生啼笑皆非。寇阿桂笑道:“三爷才说诚心卖身。还有不诚心卖身么?”

    晁逊笑道:“若不诚心卖身,穿过这官帽街便是太平街。太平街上的汇丰钱庄有一桩小额贷款服务。她可向那钱庄申请紧急小额贷款,钱庄替她出这九十两银子,她到钱庄安排的工厂做工、拿工钱抵债。”

    邹先生点头道:“晁先生便是因为这个不让我买她的?”

    “那倒不是。”晁逊道,“咱们湘国这些年国运不差,工厂商铺都多。但凡不好吃懒做,会写字之人赚到九十两没那么难。只是难免有些女子,仗着年轻貌美、不愿意辛苦劳作。宁可上大户人家当小妾,多少能使唤个把奴才。九十两也不少了,寻常百姓定不会买她。我看邹先生也不像是家境富裕之人。那女子已沦落到要卖身的境地,竟给她老子买二十两银子的棺材,可知落难之前大手大脚惯了。邹先生养的起她么?”

    “这……”邹先生果然迟疑了。过了会子又问寇阿桂,“阿桂,你也是此意?”

    寇阿桂哂笑道:“奴才没想三爷这么多。奴才方才看那债主虽长得凶神恶煞满脸横肉,脚下竟踩着一双旧棉鞋,不像肯借给外地人七十两银子的主儿。这女人还不定什么来历,保不齐是谁家的仇人从窑子里雇来个粉头,给心慈面软的公子哥儿下套。咱们多管那闲事作甚。”

    晁逊连连点头:“阿桂言之有理。其实我才一听说此事便觉得有哪里不对。”

    寇阿桂问道:“哪里不对?”

    “说不上来。”晁逊道,“医生的直觉。”

    几个人一笑,拱手作别。邹先生仍挂念那女子,依着晁逊所言好心提醒她去。

    晁逊寇阿桂领着寇得宝上街闲逛。买了几样小玩意,前头有个算卦摊子。算命先生见过来两个闲人,赶忙招揽生意。

    晁逊笑道:“我是无神论者。阿桂你算不算?”

    寇阿桂道:“运势要来则来要去则去。我一个奴才,万事皆由主子做主,算也无用。”

    二人便要走。谁知寇得宝看上了人家摊上挂的旗子,眼巴巴瞧了半日又去瞧他老子。晁逊便说:“你这旗子多少钱?我买了。”

    算命先生捏着胡须道:“这位先生天庭饱满地阁方圆,来日必前程无量。我替先生算上一卦、不要你的卦金还将这旗送于小哥儿如何?若算得准,先生当了大官再来赏赐小人。”

    “不必。”晁逊道,“我既不信,算来无用。你不卖便罢。”他指了指街对面一家绣坊向寇得宝道,“得宝,咱们去那儿买这旗子好么?”

    寇得宝立时点头,拉着寇阿桂往对面跑。三人无情的撇下了算命先生。不一会子,方才那邹先生走了过来。算命先生低笑道:“不上钩。”乃说了一遍经过。邹先生点头,转身也去绣坊。

    绣坊里...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